“異域風情”湧進影視圈,下一個迪麗熱巴何時誕生?

號脈影像經絡,洞悉娛樂風潮

在熱播劇《長安十二時辰》中,除了易烊千璽與雷佳音的對手戲精彩紛呈外,其中李必的侍女檀棋這個角色也引人關注。其實,劇中這位帶有胡人血統的女子的飾演者熱依扎,正是一名新疆籍的哈薩克族演員。

在中國影視圈,少數民族演員並不在少數。但像熱依扎這樣具有濃鬱異域風情的高顏值新疆籍演員,顯得尤為突出。在“長得洋氣”依然是大眾審美重要標尺的背景下,那些在外形上極具區分度的新疆籍演員,也自然而然容易受到觀眾的青睞。

熱巴和娜扎

新疆少數民族演員出圈雙生花

一般而言,新疆籍少數民族演員可以選擇的角色通常分為兩種:一是出演少數民族題材影視作品中的角色,外形的匹配度為他們贏得了此類機會;二是憑借非凡的外形條件,在影視作品中飾演絕世美人,然而這些角色大部分都是作為配角出現在影視劇中。

隨著觀眾的審美趨於多元化,新疆籍少數民族演員也有人冒出頭來,不僅成功打破外形限制,還獲得了極高的大眾認知度。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近年來熱度不斷上升的維吾爾族小花旦迪麗熱巴和古力娜扎。

迪麗熱巴的出道作品是電視劇《阿娜爾罕》,在這部演員陣容以新疆籍藝人為主的電視劇中,迪麗熱巴把角色的異域風情展現得淋漓盡致,對於其他族群的觀眾來說,具有十足的新鮮感。但迪麗熱巴被觀眾廣為熟知,卻是通過一部淡化其民族屬性的現代劇。

在2014年的都市劇《克拉戀人》中,迪麗熱巴飾演美豔動人的女二號高雯,她以幽默、接地氣的個性獲得了觀眾的好感,並打開了國民認知度。隨後,迪麗熱巴不僅在熒屏上多次擔任現代劇女主角,還涉足多種類型的古裝劇,甚至在一部以秦朝歷史為背景的大女主劇《秦時麗人明月心》中擔任女一號。

古力娜扎的出道之作是古裝玄幻劇《軒轅劍之天之痕》。在這部劇中,古力娜扎飾演了女媧的化石小雪,雖然古力娜扎帶有民族特性的長相在劇中尤其突出,但也正是由於“上古神器”的角色設定,她在劇中凸顯的異域風情倒顯得相得益彰。

2016年,古力娜扎在《擇天記》中擔任女主角,飾演南方聖女徐有容。身具天鳳血脈,姿容秀美,功力卓絕,雖然角色設定為超凡女子,但側重點反而不在古力娜扎的異域風情上,也使得她成功擺脫了外形的限制,避免觀眾出戲。

西域演員能否在影視作品中與角色貼合,其標準是在擔任普世價值觀與審美的主角時,是否令觀眾出戲。而脫離了古裝扮相,在更能貼近演員真實樣貌的現代戲中,具有異域風情的演員,能否讓觀眾忽略其獨特長相而沉浸角色中,也是個難題。

畢竟,並非每位西域美人都能如迪麗熱巴或古力娜扎那樣,在影視圈中幾乎不再受外形的限制,脫離異域風情的標簽,大膽挑戰多種類型的角色。

新疆籍藝人在壯大

出道容易出圈難

在《長安十二時辰》中,檀棋做事幹練利落,熱依扎此次的表現十分亮眼。當檀棋在馬上瀟灑馳騁時,不禁使人想起她在2011年的《甄嬛傳》中的角色,在這部宮廷劇中,熱依扎飾演由馴馬女而變成皇帝寵妃的葉瀾依時,也有這樣一段颯爽的馬戲。

從《甄嬛傳》到《長安十二時辰》,在這八年中,熱依扎也曾挑戰過多種類型題材作品與角色,其中涉足大銀幕的作品不少。

在2014年的電影《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中,熱依扎飾演了一名性格外放的搖滾少女。2017年,熱依扎憑借警匪動作電影《緝槍》獲得了第20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電影頻道最受傳媒關注女主角。但多次觸電後,熱依扎又回到了小熒屏,在《海上牧雲記》中飾演異域女子金珠海。

即便有多部亮眼作品,甚至有獎項傍身,熱依扎在觀眾的印象中,仍是不溫不火。只有在飾演與自身形象吻合的角色時,才更能體現出她的優勢。

除了熱依扎,湧入演藝圈的少數民族藝人,很多都面臨著“出道容易出圈難”的困境。

曾在《新還珠格格》系列中飾演含香的麥迪娜,也曾因高顏值而紅極一時。雖然她在《新還珠格格》之後也曾涉足現代劇、古裝劇,但在觀眾心中留下最深印象的除了異域女子含香,便是玄幻劇《幻城》中極具異域風情的人魚嵐裳。與熱依扎一樣,麥迪娜難以突破外形的限制。

2018年,在綜藝《國風美少年》中,一位名叫哈尼克孜的新疆美女憑借超高顏值在網絡走紅。節目上,哈尼克孜表演了一段將敦煌舞、現代舞、新疆舞結合的舞蹈,雖然在第二期中就被淘汰,哈尼克孜的表演卻多次被網友截下圖片,廣為流傳。目前哈妮克孜已簽約公司,開啟演藝生涯。

如今,除了影視劇,綜藝逐漸成為少數民族藝人打開國民認知度和話題度的第一選擇。這是因為,一來綜藝更能拉近藝人與觀眾間的距離,展現其真實的一面;二來,高顏值的少數民族面孔進入綜藝中,作為一種新的血液,更容易製造看點。

綜藝道路雖更容易走,但西域面孔新鮮一時,和中國演員在好萊塢發展遇到的瓶頸相似,少數民族演員終究還會面臨“少數派”的困境。對於那些更注重於在影視劇領域發展的少數民族演員來說,成名之路道阻且長。

【文/大水梨】

The End

更多文章

“一條大河波浪寬”,原來出自這部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