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做減法的人生,更高級

作者:國粹君

來源:國學精粹與生活藝術(ID: gxjhshys)

人間有味是清歡。

當今時代,物質極大豐富,可以說“只有想不到,沒有買不到”。

與之相伴隨,我們的欲望也越來越多,我們總是奉行著加法和乘法,不斷地追求更多的物質、更大的利益和權力,不斷地索取......

其實,人生有一種哲學叫減法:

從物質到精神,人生的每個維度都可以刪繁就簡。

01

物質做減法:拒絕淪為物欲附庸。

《莊子·逍遙遊》中說:“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

鷦鷯在深林裡築巢,林子再大,也不過只能佔其中一枝;偃鼠到黃河裡飲水,黃河再大,也不過只能灌滿自己的肚子。

在莊子的智慧中,不為物所累,是思想精髓之一。

“五色亂目,能令目失明;五音亂耳,能令耳失聰;五味濁口,能令口味敗;縱情獵物,能令人心情狂亂;難得財貨,能誘人行為不端。”

人之所以有很多不快樂,有嫉妒、不滿等情緒,很大的原因是物欲太強,想要的東西太多。

最新款的衣衫、限量版的包包、女神同款的口紅、新出的手機......就算沒錢可花,或者買到的東西全無用處,也止不住那雙購物的手。

然而,無數次“剁手”後,我們才發現:物質永遠追求不完,焦慮無時無刻不在。

日劇《我的家裡空無一物》中,女主麻衣從“囤積狂魔”到“扔東西狂魔”,其間最觸動她的一件事,是在經歷一場大地震時,在滿屋雜物裡連瓶救命的水都找不到,麻衣感歎:多餘的東西會斷送你的性命!

囤積雖然不至於讓我們斷送性命,但著實浪費了我們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在這物欲橫流的世界裡,能夠簡單地活著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若是追求太多,在物欲的世界裡迷失自己,反而是件憾事。

02

社交做減法:不要把太多人請進你的生活。

前段時間,黃磊在《嚮往的生活》中的一番話引起熱議。

某期節目來了一堆選秀明星,但黃磊一個都不認識。

於是他只能尷尬又不失禮貌地微笑打招呼,然後躲進廚房做飯,並對何炅說:今晚你們玩,我就先睡了。

而當他的多年好友老狼來了時,他才是真正的快樂,真的是兩副面孔。

晚餐後,黃磊更是直截了當地對大家說:

“因為我跟你們不熟,我也沒必要和不熟的人瞎掰扯,所以你們進來和我打招呼,我也沒那麽熱情。但老狼來了我就不一樣了,我就開心了。”

早前,錢楓曾在《火星情報局》裡抱怨汪涵拉黑了自己。

那時汪涵回應:“陳坤范冰冰都被我刪掉了。”

汪涵覺得,刪掉微信太爽了!

這樣的生活非常非常輕鬆,所有時間都是你的,自在得一塌糊塗。

你會突然覺得,整個人生都發生了變化。

曾有一個名為《我們一生將會遇見多少人》的廣告,戳中無數人淚點。

視頻中的場景,何嘗不是我們真實的生活狀態呢?

翻翻你的朋友圈通訊錄,有多少人,加了好友後再也沒有了交集;有多少人,對你來說只是一個頭像的存在;有多少人,只是點讚之交?

人情社會,遇事要求人,人脈大於天,多個朋友多條出路。

這些都沒有錯,錯就錯在,每天和我們一起喝得大醉,許下山盟海誓的,不一定是“朋友”啊!

就像視頻最後說的:在我們遇見的所有人中,只有少數人對我們來說是特別的。

所以,給通訊錄減減負,有些人該刪就刪了吧,有些群該退就退了吧;

所以,少參加無聊的飯局,少認識一些不必要的人,多陪陪家人吧。

生命,本該浪費在值得的人和事上。

03

心靈做減法:放下的越多,越富有。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莊子在《逍遙遊》中,用瑰麗奇特的意象闡述了這樣一則理念:

名利皆為虛浮之事,人生苦短,不應被名利所左右,回歸本心,才能做回最真實的自己。

莊子一生窮困潦倒,住著破舊的房子,除了日常講學著書,有時還要靠打漁、打草鞋來維持生計。

但就是這樣,他依然視富貴如糞土,一生都保持著極其簡單的生活方式。

《莊子·秋水》中,莊子在濮水釣魚,楚王派兩位大夫請莊子做官,他說,我寧願做一條在泥潭裡拖著尾巴的魚,也不願做一條在高貴的匣子裡供奉的龜,婉拒了楚王。

蘇軾被貶謫黃州之後,一度惱怒自己不能“忘卻營營”,但是後來,他在《前赤壁賦》中寫道:

“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人間有味是清歡”。

和功名利祿相比,清風明月是天然存在的東西,簡單質樸,一錢不花,卻是人生最好的享受。

04

做減法的人生,更高級。

現代社會中,人們為了金錢、權位、名聲而整日拚搏勞碌,時刻處於一種十分焦慮的狀態。

如果追逐不到,常常會痛苦萬分,乃至一蹶不振。

而一個人只有節製自己的欲望,才能減少心中的雜念,不再汲汲於求、患得患失,才能讓心靈真正地沉靜下來,享受生命的幸福與安寧。

1845年,梭羅跑到瓦爾登湖邊上,搭建了一個小木屋,獨居了2年2個月。

他說:“我願意深深地扎入生活,吮盡生活的骨髓,過得扎實、簡單,把一切不屬於生活的內容剔除得乾淨利落,把生活逼到絕處,用最基本的形式,簡單,簡單,再簡單。”

這種理念,和莊子“大道至簡”的思想不謀而合:簡單到極致,就是大智;簡單到極致,就是大美。

顏回,“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也不改其樂;

陶淵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恬淡灑脫;

葉嘉瑩,一輩子熱愛詩詞,生活簡單到極致,煮一把青菜、蒸幾個饅頭就是一頓飯,卻裸捐3500多萬;

屠呦呦,一生致力於青蒿素研究,終成“中國藥神”,生活中卻低調謙遜,淡泊名利,儼然鄰家老太;

再如李嘉誠、賈伯斯、祖克柏,無一不是“極簡主義”的忠實擁護者……

林清玄說:

“生命若減到極簡,一隻蝴蝶就能找到無限的花園,一棵樹裡就有美麗的江山,一朵雲就是無垠的天空......”

有時候,減法也是另一種加法,賦予你更美好的人生。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念過往,不畏將來。如是,安好。

—《END》—

更多文章

一定和正能量的人在一起呀

變老的路上,慢慢變好

與其隨口答應,倒不如認真拒絕

中國式婚戀最大的矯情:我愛你,所以你也要愛我

也許簡單就是最大的快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