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天然氣漲價方案遭各地反對:淡季上浮20%旺季上浮45%

《財經》記者 徐沛宇/文 馬克/編輯

基於管道將被剝離的預期,中石油在天然氣消費淡季(春夏)上調天然氣價格,此舉遭遇下遊強力抵製,中石油迄今未能達成調價策略。

20%的漲幅是監管部門對管道氣價格上浮的上限。今年春節剛過,中石油開始通知各地燃氣公司等下遊用戶簽訂淡季價格上調20%的合約。中石油淡季大幅度漲價的策略遭到下遊企業的嚴重不滿。

據《財經》記者了解,經過三個多月的討價還價,目前絕大多數的下遊企業與中石油簽訂了新的供應合約,但漲幅並未全部達到中石油計劃的20%。而北京和上海這兩個特大城市的燃氣企業,則至今尚未與中石油簽訂新合約。

供應緊張和天然氣板塊虧損是中石油上調管道氣價格的兩大理由。隨著國家管網公司掛牌的時間臨近,中石油上調管道氣價格的緊迫感更加強烈。

6月28日,中石油股份公司副總裁兼天然氣銷售分公司(暨昆侖能源公司)董事長凌霄對包括《財經》在內的媒體表示,由於進口資源成本與門站價格倒掛,自2011年以來,中石油單是進口氣環節虧損就已超過2300億元。凌霄還說,儘管俄羅斯天然氣今年年底將進入我國,但其年增量僅佔需求增量的五分之一左右,供需緊張的局面還將持續一段時間。

凌霄的這番言論引起了下遊企業的關注,多位業內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中石油釋放的信號很明顯,今年年底旺季到來前,天然氣的價格可能還會上調。

不過,經過中石油此番調價,國內的天然氣需求增長有放緩的跡象。同時,完全市場化的LNG價格,也連連走跌,反映出了需求的疲態。

“上遊和下遊都有困難,上遊企業進口虧損,而下遊企業對高氣價無法消化。這本身就是一個矛盾,沒有誰對誰錯。” 清燃智庫首席信息官黃慶對《財經》記者說,“我個人認為,化解矛盾的關鍵在於解決上遊進口成本問題,加快推進市場化改革。”

中石油漲價遇阻

作為中國最大的天然氣上遊企業,中石油對氣價擁有較大話語權,其價格方案也是國內其他天然氣批發商的價格風向標。

根據多方信息印證,中石油在今年3月制定的天然氣銷售2019年年度(2019年4月1日-2020年3月31日)調價方案為:淡季合約量內氣價在門站基準價基礎上上浮20%,旺季合約量內氣價上浮20%到45%之間。

這樣的漲價幅度令下遊企業難以接受,他們抵製漲價,四處奔走。地方政府和相關機構也紛紛約談中石油,使中石油不得不調整漲價方案。經過近4個月的討價還價,目前,大多數企業已簽訂了新的合約,但漲幅並未完全達到20%,比如天津燃氣公司簽訂的合約是價格約上浮12%。

鑒於北京的特殊地位,北京燃氣集團相比其他燃氣公司有較多的話語權,其至今尚未接受中石油的漲價方案。

《財經》記者獨家獲悉,北京燃氣集團與中石油從去年12月末開始做簽合約的準備工作,今年3月份正式商談新一年的合約。期間,北京市城管委牽頭,以“周督促、不定時例會”的形式,協調雙方進行了十餘次會談。

但截止目前,中石油和北京燃氣在氣量、氣價等方面仍存在較大分歧,雙方處於僵持階段。北京燃氣內部人士告訴《財經》記者:“我們要求不高於去年的漲價幅度(12.7%),但是中石油不同意,堅持漲到20%。另外,我們希望中石油供應的氣量是185億立方米,但中石油隻同意給我們165億立方米。”

另據《財經》記者了解,上海燃氣集團目前亦未與中石油就漲價幅度達成一致,雙方仍在談判之中。

中石油集團天然氣銷售分公司相關人士對《財經》記者回應說,與北京燃氣的價格談判的確還在進行中。中石油為了保供北京天然氣,已經連續虧損多年。關於天然氣銷售價格,連續三年是按照“減少虧損”的目標制定的,也是按照政府文件規定執行的,一直以來,給北京燃氣的價格都是偏低的。在相互理解的前提下,相信合約簽訂很快就會有結果。至於與上海燃氣的合約談判,目前尚不掌握具體情況。

淡季漲價的邏輯

天然氣產業上遊和中遊處於寡頭壟斷的格局,下遊則早已市場化,企業眾多。

中石油集團的天然氣銷售業務現有批發用戶近2500家,居民、工商服等終端用戶970餘萬戶,2018年天然氣銷售量為1745億立方米,佔全國消費總量近65%。

除了與長期用戶簽訂新一年合約時進行推價,中石油在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進行管道氣競價交易時,也給出了比去年更高的起拍價。今年1-6月,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天成交管道天然氣195.43億立方米,成交均價2.34元/方,同比上漲了17.82%。

儘管天然氣價格在近幾年均有不同幅度的上調,但中石油在淡季就大幅度漲價的做法,實屬罕見。國家油氣管網公司的成立預期是中石油此番急切漲價的最大原因。

在管道資產被剝離前,穩定的管輸費不僅是中石油集團天然氣板塊的現金奶牛,更是中石油影響下遊市場的基石。一旦管網剝離,暫且不論對市場的控制力,中石油的天然氣板塊就將立即從盈利變為巨額虧損。中石油財報顯示,2018年,該公司天然氣與管道板塊經營利潤255.15 億元,比 2017 年增長 62.6%;同年,其銷售進口氣淨虧損249.07億元。

據《財經》記者了解,國家管網公司的成立已經箭在弦上,但中石油進口氣的虧損問題以及相關債務如何分攤,目前尚無明確的方案。

但中石油的漲價政策不僅是為了彌補虧損,還有重新圈佔下遊市場的意圖。多位業內人士對《財經》記者透露說,有些無法承受中石油漲價幅度的下遊企業,被迫接受了中石油入股,甚至控股。

即使如此,中石油所能獲得下遊市場其實空間很小。隨著城市燃氣市場對外資的進一步開放,下遊的競爭將更加激烈。

天然氣需求增長放緩

今年管道氣價格上漲的大勢已無法改變。最終漲幅多少,還要看天然氣的供需情況。

黃慶表示,根據往年情況判斷,旺季需求高於淡季,所以今年旺季的價格繼續上漲是不可避免的。至於漲幅則取決於需求的變化,價格和需求互相製約,但是綜合來看,冬季漲幅會高於淡季。

滿足天然氣需求的快速增長是中石油多年來業績增長的源泉,也是其不可逃避的政治任務。“一邊是市場需求的剛性增長,一邊是增量有限的資源稟賦,我們不得不用高價進口氣彌補國內缺口。”凌霄說,中石油付出了巨大的經濟代價。

那麽,今年國內的天然氣需求缺口到底有多大?面對《財經》記者的這個問題,凌霄說:“我們做好了保供的預案,但我們現在不能對外宣布我們預計的需求缺口多有大。我只能說,對於配合我們冬季保供的下遊企業,夏季可以給予一定的價格優惠政策。”

從今年上半年的數據來看,天然氣需求增長已有放緩的苗頭。國家發改委統計,今年1—5月,全國天然氣消費量1238億立方米,同比增長8.1%,其中5月全國天然氣消費量206億立方米,同比增長7%。天然氣消費量已連續三個月下降,增幅也相應下滑:4月我國天然氣表觀消費量243.6億立方米,同比增長9.5%;3月,天然氣表觀消費量243.7億立方米,同比增長11.5%。

而中石油對天然氣需求增長放緩是有一定準備的。中國石油集團經濟技術研究院今年年初發布的《2018年國內外油氣行業發展報告》報告預測,2019年我國天然氣消費為3080億立方米,同比增長11.4%,增速較2018年下降5.2個百分點。

今年5月,中石油在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拍賣管道氣時失去了往日的熱度。參與競價的業內人士對《財經》記者說,這次競拍的下遊企業沒有以往多,雖然價格仍然上漲了,但現場的報價者寥寥。

從價格已經市場化的LNG行情來看,今年天然氣需求增長的確不高。供暖期結束後,價格下跌成為了LNG市場的主基調。據金聯創統計,LNG價格已經從1月接近6000元/噸的峰值,跌至目前的不足3500元/噸。

金聯創天然氣分析師苗瑩瑩表示,2019年1-5月,LNG總供應量達到148.29億立方米,同比上漲16.06%,但是LNG下遊需求提升卻跟進不足。今年下半年,預計工業需求對LNG市場走勢難有明顯支撐。供暖到來之後,LNG市場供應可能將收緊,LNG價格會反彈,但價格應該只會小幅攀升。

更多文章

招商銀行錢端紛爭繼續!近萬人“被騙”的14億怎麽辦?

中微公司:近三年累計研發投入佔比超30%

小心這九點,你的房貸可能被拒!

肖鋼:A股對美股的跟跌效應強於跟漲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