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武帝&陳阿嬌:那些聊不來的婚姻,最後都死掉了

一提到西漢,便繞不開漢武帝。

在數十年的人生中,他一共立了四位皇后。

衛子夫為人熟知,每每提到她,大家都會稱讚她為“一代賢後”。

而元後陳阿嬌,卻總是隻換來人們的欲言又止。

是的,在很多人看來,陳阿嬌無禮、刁蠻、狠毒,不配為後。

少時,我也是這樣認為。

長大後,經歷了一些事,旁觀過幾段感情,才猛然發覺:

原來,她也只是一個可憐的女子罷了。

1

劉徹與陳阿嬌的開始,與其說是命中注定,不如說是“有心栽花”更為貼切。

劉徹的父親漢景帝,育有十多個兒子。劉徹的母親王氏,只是個小小的美人,在偌大的后宮中並不起眼。

在那個“嫡為尊,長為貴”的年代,他非嫡非長,幾乎沒有當皇帝的可能。

然而,命運的奇妙之處就在於,有些注定,總會因為一些機緣而改變。

比如,劉徹後來的發展,就完全“背離”了他原來注定的人生。

劉徹的異母兄長劉榮是太子,也是館陶長公主中意的女婿人選。

館陶長公主是竇太后的獨女,從小受盡榮寵。膝下有一女,喚作阿嬌,容顏娉婷,身份高貴,自小就是在竇太后和母親館陶的嬌寵下長大。

為了這個女兒的幸福,館陶可是籌謀了許久。她先是看上了太子劉榮,想把阿嬌許配給他,被劉榮的母親拒絕了。

一日家庭聚會上,館陶長公主逗著四歲的劉徹,指著滿屋的女子,突然問道:“徹兒長大後願娶誰為妻?”

劉徹說:“我誰都不想娶。”

館陶長公主又追問:“你阿嬌表姐如何?”

劉徹定定的回答:“若能娶到阿嬌,願蓋金屋以貯之。”

沒人能夠確定,這句話是有人教的,還是他自己真實的想法。

我寧願相信,這句話是劉徹的真心話,四歲的劉徹應該還是單純的,還不懂那些權力和欲望。

不過因為這句話,阿嬌的人生與命運也徹底改變。

愛女如命的館陶公主不想讓女兒當一個小小的王妃,她想讓女兒成為世上最尊貴的女子。

於是乎,館陶公主開始與王美人結盟,她有意無意的在漢景帝面前說太子生母的壞話,一步步把太子之位送到劉徹的面前。

不誇張的說,劉徹和阿嬌能夠走到一起,利益成分佔大頭,青梅竹馬的情誼也有幾分,而男女之間的情誼有幾何誰又知曉呢?

但丁在《神曲》中說道:“如果愛,請乾淨地愛,把愛情獻給愛情。”

愛情應該是純粹的,摻雜了其他東西的愛情,一開始就充滿了悲情的色彩。

愛情應該是乾淨的,裹挾著交易的愛情,越往後越讓人力不從心。

也許,那個並不純粹的開始已經注定了他們的結局。

2

時光荏苒,劉徹七歲時,被立為太子。之後,阿嬌成了太子妃。

眨眼間來到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劉徹終於坐上了那個至尊寶座,阿嬌也順理成章成了皇后。

其實,最初那幾年,他們也是有過好時光的。

少年夫妻,他們只有彼此,在深不可測的宮廷中相互扶持。

當太子妃的那幾年,劉徹的身邊沒有旁人,只有從小一起長大的表姐陪著他,等他下朝,等他回宮,一起用膳,一起入眠。

劉徹剛剛登上帝位的那幾年,政權還把持在竇太后的手中。

他想推行的命令被竇太后反對,每每這時,阿嬌總是去竇太后那裡求情。

可以說,劉徹能夠完全把控住朝廷,和阿嬌的扶持打點不無關係。

少年時的“金屋藏嬌”之諾,兩人的表姐弟的情誼,伴著他們走過了匆匆幾年。

彼時,阿嬌還是劉徹的表姐,算是他的一個小小依靠。

彼時,劉徹還沒被權勢和美人迷了眼,還能夠看到阿嬌的存在。

彼時,阿嬌居住在劉徹許諾的那個甘泉宮,以為找到了終身的幸福。

可時間的殘酷就在於,曾經你得到的,都會流逝掉。那幾年的好時光還是散了。

劉徹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啊,玩笑般的一句話,會有無數人奉為金玉良言;輕飄飄的一句話,亦可以把人打入地獄。

都說這世上最不可捉摸的就是人心:心裡有你時,你是全部。心裡沒有你時,你就什麽也不是了。

沒多久,劉徹在平陽府上見到了衛子夫,柔情似水的美人瞬間吸引起了劉徹的注意。

衛子夫進宮了。

入宮沒兩年,生下了劉徹的第一個孩子。在那個“母憑子貴”的年代,孩子成了衛子夫的助力。

而阿嬌與劉徹成親多年,始終沒有誕下一兒半女。

漸漸地,劉徹開始忽視阿嬌的存在。

也許,在衛子夫生下孩子的那一刻,阿嬌就隱約知道,她再無可能成為劉徹心中最特殊的那個存在吧。

張愛玲在《紅玫瑰與白玫瑰》一書中這樣寫到: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那時的阿嬌在劉徹心中已然是蚊子血般的存在。

3

然而,阿嬌是誰?

作為竇太后最寵愛的外孫女,她習慣了擁有最好的東西,同樣,她也想擁有最美好的感情。

她找到了那個承諾為她“金屋藏嬌”的人,怎麽捨得放手?又怎麽甘心與別人分享?

她開始“針對”那些美人,妄圖使用一些手段,挽回劉徹的心,以此守住自己最後的尊嚴與驕傲。

可阿嬌也是單純的。作為皇后,她可以有無數種方法讓那些美人“臣服”於她。可她偏偏用了最直接也是最笨的方法。

在阿嬌看來,她是皇后,是長公主的女兒,而衛子夫只是個小歌女。

即使衛子夫成了妃子,也依舊改變不了她的出身,她只是個妾。

她開始頻頻針對衛子夫,用皇后的權利“懲治”她,一次又一次。

次數多了,劉徹越來越覺得阿嬌太過猖狂。

直到後來,阿嬌徹底失寵了。

劉徹不再踏足阿嬌的甘泉宮,他把所有的帝王之寵都給了那些更為嬌媚的美人,阿嬌成了可有可無的存在。

即便如此,阿嬌也仍在苦苦思量,如何才能複寵,拿回劉徹的心。

最後她想到,自己與劉徹成親十數年都沒有孩子。是不是只要自己能夠生下一個孩子,丈夫就會回心轉意。

她開始苦求生子的良方,前前後後花費了幾千萬錢,但一點效果都沒有。

與此同時,衛子夫卻接二連三的生下了好幾個孩子。

她恨!她嫉妒!

從被立為皇后到被廢,只不過十年而已。

十年間,阿嬌失掉了丈夫、身份,更失去了自己。

與其說,阿嬌失去了帝王的寵愛,倒不如說,阿嬌從未得到帝王的寵愛。

他們的結合並不單純,摻雜著爭權奪利的夫妻情能走多遠?又能經受住什麽考驗呢?

愛情分為許多種,可惜卑微到塵埃裡的愛情,總會讓人棄如敝履。

阿嬌雖高貴,但在這段感情中把身段深深的放下,再也抬不起來。

4

阿嬌被廢後,退居長門宮。

從甘泉宮到長門宮,隻隔著幾道宮牆的距離。

在我們看來,只是幾道牆,但它們隔斷的卻是阿嬌期盼的那個未來。

後來,阿嬌聽聞蜀郡有一文人,名叫司馬相如,才思過人。

於是,她托了好多人尋到了司馬相如,想請他作賦一首,贈百兩黃金。

《長門賦》出世,文人口口相傳。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傳到了漢武帝的耳中。

可是又能怎樣呢?

寫得那麽真實又如何?縱有千言萬語,終究抵不過帝王一個冰冷的眼神。

那一刻,阿嬌終於明白,她再也無法擁有心上人的愛情了。

張愛玲說:“對不愛你的人,要懂得放手,對愛你的人,要懂得感激,不需過於自卑,無謂過於自信。”

可阿嬌做不到,日複一日,年複一年,才終於心如死灰。

十數年後,阿嬌終是絕望的閉上了眼。從此,淒冷的長門宮也失去了人氣。

不知道她在意識渙散的那一刻,可曾後悔過:把當年那句許諾當真?

也不知她在瀕死的那一刻,是否仍在期盼記憶中的那個翩翩少年郎?

李白曾寫過這樣一句詩:“夜懸明鏡青天上,獨照長門宮裡人。”

長門宮下一滴淚,世間再無陳阿嬌。

-作者簡介-

紅樓夢賞析

一入紅樓,終生難醒

與君相逢,平生之幸

更多文章

春秋五霸中,唯有此人堪稱頂尖霸主,其他4位都不入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