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與莊子兩個人,誰的境界更高?這一個字拉開差距

孔子與莊子兩個人,誰的境界更高?這一個字拉開差距

歷史長河蜿蜒前流,偉人也有千千萬萬,那麽偉人當中,又該如何論高下呢?戰場,以成敗定英雄,定的是英雄,定的是誰棋高一著。然而,戰場往往不是一個人的勇猛,而是幾個人,或是一群人。那麽,同樣的兩個人,又該如何判定誰高誰下?又何況,歷史總是勝利者書寫的,沒人會計較這一分兩分。

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如此,你不會說“這個人比那個人好”,這樣也太以偏概全了。你總會說“這個人在這方面比那個人好”,這就是把兩個人放在了同一水準上,這樣才可以進行比較。那我們不妨以孔子和莊子為例。

孔子和莊子屬於不同的學派,孔子是儒家,而莊子是道家。照理來說,莊子和孔子並沒有什麽太大的關係,相對而言,應該與老子關係更親近。其實不然,莊子和孔子的學生顏回有很大的關係,自然也就和孔子有些淵源。孔子和莊子的思想本質上是存在區別的,一個以德治天下,講求倫常剛要,一個主張無為,順應自然。那麽為什麽要把他們放在一起進行比較呢?是因為他們說了句僅差一個字的話。

孔子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意思就是自己所不喜歡的事物,不要強加給別人。比如說,自己討厭抽煙,就不要勸別人抽煙;自己不喜歡偷盜,就不要讓別人去偷盜;自己不喜歡賭博,就不要唆使別人去賭博。而莊子的思想境界,比起孔子要更上一層樓。

莊子說的是“己所欲勿施於人”。就如同上文的例子一樣,自己喜歡抽煙,卻深知抽煙的不好,就不要慫恿別人去抽煙;自己喜歡小偷小摸,卻知道這樣犯法,就不要鼓吹別人去偷竊;自己喜歡去賭場一擲千金,就不要攛掇別人去賭場。有句話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而莊子的這句話就是抹殺了“眾樂樂”的可能性,就哪怕自己非常喜歡,並覺得,大家一起這樣做會更快樂,但是卻知道這樣不好,所以就不會讓別人一起蹚渾水。歷來都是這樣,我可以在舉世皆濁的世界,我獨清,但是很難讓所有人都“清”。這才是最高的境界。

高中的課本上有過《莊子·秋水》這一篇目,裡面有句話“子非魚,焉知魚之樂”,這是莊子對惠子所說的。莊子本想單純拜訪老朋友惠子,而惠子卻認為莊子是要來奪他的丞相之位。所以莊子用這句話點醒了惠子,也表示了“你想要的,我未必想要”的意思。那麽惠子難免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惠子會擔憂這一點,說明莊子是有當官的能力的,相比較而言,孔子的仕途就坎坷很多了,早年在魯國做官,也多次被驅逐。

總得來說,孔子和莊子不能一分為二的進行評論,但是在某些方面是有著高下的。莊子在這些方面略勝孔子。

更多文章

他寫江南雨景,是別有意韻

北美現當代中國研究的開端、沉寂、復甦與反叛

《生死戀》:王蒙老矣,寫起愛情來仍出生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