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攝影師十年堅持為家人拍照,瑣碎日常溫暖又治愈

相信很多家庭都珍藏著一本影像集

裡面滿是喜怒哀樂

有家人間的歡聚,也有不幸的離別

就有一個年輕人現在

依舊用相機記錄家常

開始之初

他記錄爺爺、奶奶的瑣碎日常

等到孩子出生

就主要記錄她們的成長歷程

居住在日本富山縣

他本來是一位理療師

現在也成了半個攝影師

但拍來拍去,還是繞不過自己的一大家子

在他Twitter上的自我簡介也直接標明:

隻拍攝家庭照片的人

他感知新生生命的媒介

在妻子懷孕的時候

一家人都很欣喜

那個時候,川原和之就聽說:

“孩子在出生前就已經和媽媽

產生穩固的情感了

但爸爸卻難以找到為人父的真實感受”

心理歷程也的確如此

但一張照片改變了一切

看著照片中的女兒

他突然覺得自己作為爸爸的生活開始了

也開始重新審視了攝影

妻子生小女兒Kaho的時候

川原和之開始期待

甚至開始幻想奶奶抱著曾孫女的樣子了

還有怎麽拍全家福

果然,小女兒一出生

就被泡在了蜜罐裡,曾奶奶疼

姐姐愛,媽媽寵

Tsukushi照顧妹妹是日常

幫妹妹穿襪子,和妹妹分華夫餅吃

自己有的,只要妹妹想要

就滿足妹妹,比如書包

妹妹無聊的時候

姐姐就把她帶去院子

跟曾奶奶一起摘柿子

聖誕來人給妹妹送禮物

曾奶奶給小家夥做新裙子

姐妹倆四季都有姐妹裝

但爸爸媽媽也有頭疼的時候

只要一開電視

家人的話就都是耳邊風

倆人一動不動地盯著電視看

女兒有了姐姐和曾奶奶、曾爺爺的照顧

就甩手不管

平日裡,妻子陪女兒吃飯

Tsukushi當評委

Kaho則坐在媽媽的懷裡

一家四口就會安排一系列的遊玩

春天,去郊遊、賞櫻花

騎著電動車去海邊

一家人和和美美、相處融洽

但她也很懂事

Kaho在上台前很緊張

川原和妻子看著她不停地

掉眼淚卻幫不上忙,有些不安

但只要表演開始

Kaho就會始終以笑容面對觀眾

還從容地和爸爸媽媽揮手

匯演中,Kaho飾演的是一頭獅子

只見她一邊伸出雙手,一邊說:“啊……”

她在班裡是最小的孩子

但卻是非常勇敢的小獅子

她開始去上課時還很怕

一個人走進教室

現在她已經可以背著書包

一個人去了

記錄下來了

有時,川原也會把鏡頭對準家中的小物

比如女兒的玩偶、現采的野花

和女兒的作業

川原也記錄下了病痛與離別

爺爺生病住院,奶奶去照料爺爺

在病房裡

川原為爺爺奶奶拍下了一張合影

沒想到

這張照片就是他們最後的合影

認識到了死別

奶奶有時會坐在家裡看著周圍

好像是在尋找爺爺留下來的痕跡

酸楚和無望

今年川原也給奶奶拍了很多照片

川原在老家的這個榻榻米上和她聊了很多

拍照也用了好幾卷膠捲

當川原在取景器中凝視著她的時候

反而感覺悲傷會遠離自己

伴隨著哢嚓哢嚓的快門聲

心中也是無比的安心

滿是對奶奶的敬愛和感謝

從小時候開始,奶奶在他心中是英雄

每次見面,川原都會和奶奶說

“我會一直拍,拍到拿不起相機為止”

祖母聽了便會笑得一塌糊塗

的情緒和變化

川原亦是如此,他自己也說

“只有在看照片時

才感受到平時不會注意到的情感”

之後再及時把關心和愛反饋給家人

會讓生活變得更悠長而美好

這不單為了滿足自己向外人

展現詩意生活的虛榮

而是通過照片讓家人之間變得更加親密

也由此更體諒彼此

本文圖片來源於川原和之的Twitter

- END -

以上圖文均來互聯網,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如遇侵權請聯繫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或支付稿費!

轉載請在文章底部加上面二維碼

更多文章

他寫江南雨景,是別有意韻

北美現當代中國研究的開端、沉寂、復甦與反叛

《生死戀》:王蒙老矣,寫起愛情來仍出生入死